陈酿

恭喜您发现一朵甜饼酿(〃'▽'〃)
生活好苦,来我喂你吃点糖~

有热情有时间去喜欢什么,其实很幸福

可惜我最近都在挣扎和迷茫中度过,偶尔把手头事情停下来,就会怀疑自己一直坚持的是对的吗

之前还在信心满满地劝别人不要害怕,想转行就转行,不过就是重头再来,结果轮到自己时才发现最不甘心的那个就是我了


世上真有什么温柔的人吗,没有的吧

【银时x你】旦那,生日快乐

尝试新写法   //   ooc预警

今日份的次元壁就由我来摧毁!!!(破音

-----


十月十日这天像灾难似的。


你从凌晨开始就没睡好,总觉得自己该珍惜时间,立马去向万事屋老板恭贺生日,可是穿好衣服,拎着上个月就准备好的礼物,出门看到一片漆黑,才懊恼地发现时钟显示凌晨一不到。

你只好回到房间强迫自己入眠,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你拎着礼物,终于可以登门拜访了。

江户四季分明,秋意甚浓,清晨的寒气还很不友好,步行去万事屋的路上,你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大概这些事情已经预示了今日拜访必定不顺利。

所以你敲门时,来应门的新八一脸为难地支支吾吾,居然还颇在你预料之中。


“银桑他……还没起床呢。”新八心虚地看向旁边,“客人你不如明天再来吧。”

你坚定地说:“不行。”

新八苦着一张脸:“非要今天不可吗?”

你再次坚定点头。

——明天的话或许就不在这里了。

新八只好闪身,让你先进来:“客人啊,不嫌弃的话,有什么委托或许可以跟我说,银桑他现在确实……”


你走进万事屋,玄关那里摆着一双黑色的靴子,鞋底还有泥土,可以看出主人前一天似乎去了很遥远的地方,好像是为了这一天特意回来的。


眼镜少年说的什么,你几乎没有听进去多少,穿过玄关来到万事屋的客厅,正中央的牌匾上正正经经地写着『糖分』两个字,木质地板在脚下十分踏实,你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你真的站在了万事屋。

壁橱被拉开,你的视线也转移过去,皮肤白皙的少女揉着惺忪的睡眼,脆生生地开口,流利地说着不标准的日语,却非常可爱,一点都不违和。

“新八,来客人了吗阿鲁?”

眼镜少年一脸操心:“神乐你既然醒了就赶紧去梳洗,毕竟有客人在呢。”

神乐沉默片刻,哼了一声,直接把壁橱重新拉上了。

“神乐啊——”新八一脸冷汗地试图重新叫她起床。


你忍不住笑了,这个氛围和你所知道的一模一样。甚至你本人站在这里都毫不违和,仿佛你一直都和他们生活在同一条街道,一直是江户的居民。


但是你的时间只有今天一天。


“那么,银——咳,万事屋的……旦那怎么了呢?”你坐在沙发上询问道。

新八只好也坐在你对面,除了右手边的牌匾下没有坐着那位银发天然卷,其他几乎和你从前看过的画面完全吻合。

“银桑他从今天半夜开始就被各种人追着打电话呀。”新八一脸不太好意思,“而且还不是恶作剧电话,好多人都打电话过来给银桑庆生,有些人我们从来没听过,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知道万事屋电话的……”


你下意识收了收怀里准备的礼物。其实你也是来给银时庆生的。


“那……”你小心地再问,“他现在去哪里了呢?”

新八冲你笑开:“虽然银桑说今天不要带人打扰他,不过客人假如你是有委托,我想他是不会介意的,银桑他现在在——”

“等一下。”你忽然叫停,心情有些复杂,“旦那他不希望别人打扰他吗?”

新八继续说:“客人当然不是别人啦。”

“不。”

你从怀里拿出礼物,这是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你在另一个次元认识他们的这些年里,为他画的画、做的手书、刻的橡皮章、写的小段子、粘土人、小娃娃……这些都是你整理好的生日礼物,你把它拿出来,沉沉地搁在茶几上,交给新八。

“其实……我也是来给旦那庆生的,”你很愧疚,“我应该想到的,那么多人从各个地方都会来给银桑庆生,我也有可能会打扰到他。”

新八一下有些慌乱:“啊啊,不是的,客人,我不是说你——”


忽然一只手从你身后伸过来,直接拿过来你放在桌上的盒子,你眼神一瞥,看到了熟悉的水纹白色和服。


更加熟悉的声音懒懒地从身后响起:“喂,新八,对客人要有礼貌啊。”


你一顿,几乎是下意识回头,就看见那标志性的银色天然卷,以及懒洋洋的眼睛。


银时低头看向了你。


举起盒子,放到耳边晃了晃。


然后笑了:


“炸弹?”


“不、不不不是——”你窘迫地摆手。


“那这是……?”


被这么盯着,你感觉脸上发烫浑身不自在:“是……是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啊……”他依然懒洋洋的。


“一直以来感谢你的关照!”你紧张地干脆闭上了眼睛,“能够认识万事屋真是太好了!虽然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可是一直、一直、一直——”

你抬头,睁开眼睛,壮着胆子大声说:

“一直喜欢着你们!十二年了呢!”


——像告白一样,傻乎乎的。


你有些懊恼。


万事屋的三人都沉默看着你,神乐也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片刻后。


“……这样啊。”银时依旧拖着懒懒的音调,“那从凌晨开始的那些电话,也是你的朋友们打来的吗?”

“……是的。”你小心地回答。

“别那么拘谨呀,客人,”他揉了揉头发,“我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哦,银桑可从来没有收到过那么多的生日祝福,这是幸福的害羞起来了。”


“银酱会害羞的话爸比的头发都能长出来阿鲁。”神乐吐槽。

“卡古拉酱……”


“总之,”银时笑着将叮啷响的盒子放到怀里,“感谢你的礼物呀,客人。”

你抬头,看到他眼中的愉悦,顿时如释重负,也忍不住笑:“生日快乐啊,银桑。”

他点头:“嘛,谢谢,也谢谢你那些从凌晨开始每三秒就打一个电话闹得我根本没法睡觉的任性的可爱朋友们,あ~り~が~と~う~”


“其实这家伙绝对是在窃喜阿鲁……”

“呵呵受欢迎真好呐银桑……”

银魂和animate cafe的联动w,拍照技术超级渣所以只剩下这样……orz

(还有两段视频但是没法放上来

>>时间:10.10-11.11

没错从银桑生日这天开始,到光棍节结束233333,今天才是第一天呢!

>>地点:徐汇区南昌路559号

12号线地铁到陕西南路下车,直接从7号口出来,马路对面抬头就能看到animate cafe,非常便利~

>>bilibili有会员预定,没预定的话可以现场进!


其实周边很少,基本也就文件袋,立牌、徽章、杯垫,杯垫还是联动食品一起销售的,看b站上有人说难吃预定,然而并没有2333333

徽章和杯垫都是放在密封的袋子里,也看不出究竟谁是谁,所以非常考验欧气,不过如果拿到的不是想要的人物,可以和周围人商量着换一换

然后明信片是拿消费小票换的,也是随机,同样看脸!

比较有特色的几个活动

⭐人气投票

人气投票的票根在自己拿着,然后投票的可以直接贴到人物立板上,照片上没有但是视频里拍了,可惜放不出orz

(目前银桑的人气很妥

⭐委托书

委托书的纸笔都是咖啡店自己准备的,就放在银桑的立牌旁边,说写的有趣的会放到微博上展示www


每一场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半左右,看似好像很长,但实际上吃吃甜品,拍拍照片,买买小周边,写写委托书,时间并不那么够用,幸好我今天是工作日又是第一天,去的人不算多(实际上看立牌人气投票已经贴了一百多了,人流量还是可观的),估计周末去的话时间是很紧凑的

最好带小伙伴一起去,一方面大家买完东西可以互换,另一方面咖啡桌是两个人一桌万一对面坐了不认识的会有点尴尬_(:з)∠)_……(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捂脸

店面不大,有一个墙是投影,还有三个电视,循环播放杉田智和健气的声音在打广告2333333,我还以为真的会卖动画和银魂华祭的dvd啊!我还在想糟糕钱没带够!

桌子上摆的很精致,每个桌好像都不一样,我那个桌的垫板是山崎wwww,对面的是声音很大的啊哈哈哈君,我桌子旁边的小立牌是假发!啊啊啊对了我还买到了假发的徽章哈哈哈ヾノ≧∀≦)o


刚到的时候因为踩点到所以人不多,后来就慢慢多起来人了,周末去的话应该会很多人~


总之animate cafe很良心www整个氛围都很银魂

话说我之前一直没舍得看368话,结果在去之前还是看了,感觉真的又想哭又想笑,完结欺诈啊什么的真的很让人生气又忍不住松了口气,空知猩猩加油继续画下去吧qaq


ps我的委托是让杉田的毛发再次浓密起来(手动滑稽

哇本欧皇又盲抽了总悟啊啊啊啊啊!!!好了我不管这就是冲神锁死buffffffffff!!!!!

哇讲真我真的是欧皇了!!!!

杯垫和徽章都是盲送的,我一发抽全了神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卡古拉酱超可爱啊!!!

下了地铁我还晕晕乎乎的!!!结果一抬头就在对面!!!!!!!!!


目前人不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能是我下午来早了,几乎踩点2333333

重温家教,看到十年后篇真的被两对bg虐死,尤尼和γ就不说了,另外被虐到的是库洛姆和骸,当然也是十年后的骸。

按照时间线来看,从库洛姆出车祸被父母遗弃,骸救了她,一直到十年后骸借白兰的ghost逃出复仇者监狱,十年,库洛姆一直没亲眼见过骸,这两个人一直靠着幻觉交流,也就是说,库洛姆一直相信着这个从未见过的人,相信了十年。

后来库洛姆要离开十年后回到过去,被mm警告,说骸接近她只是想要利用她,动画690对库洛姆说了“很高兴见到你”,看的时候还觉得骸所给的回应不够,结果对比着看原作漫画29卷里,天野娘都没给690安排这么一句台词。

谁知道天野娘笔下的骸到底对库洛姆怀着什么样的感情,相爱估计没可能了,骸爱上谁都感觉异常ooc,但至少不要是mm嘴里说的“只是为了利用”啊。

可是无论是漫画原作,还是稍微慈悲了一把的动画,库洛姆到最后,看向骸的眼神都充满了仰慕,腼腆笑着的时候都是极其幸福的。

“被利用也无所谓,那种事情不值一提,你就是我的光。”

——大概就是这样的6996组,让人欲罢不能。

【冲神】我的梦想是成为科学家阿鲁

两年后/ooc预警

难得有时间码个小小小中篇_(:з)∠)_

-----


1

神乐切换年龄的奇异技能似乎有些不稳定,重逢时总悟就注意到了这一点,那个娃娃脸加御姐身的搭配冲击力太大了,他这辈子绝对都不会忘记的。

还有她在和新吧唧聊天的时候,他偶然听到了一些,声音一会儿年幼,一会儿正常,又一会儿苍老,稍微发挥一下想象力也该明白怎么回事。

总悟只能默默当做不知道。

嘛,女朋友的兴趣嘛,这种play都玩不起,还怎么驾驭这个女人。

但说实话,万一哪天在床上也突然来这么一下,正常男人绝对会阳——

啊……

牙白。

总悟默默喝了抿了口咖啡。

牙白牙白牙白!

他对着那个平胸萝莉在想什么呢,他们两个纯情地谈恋爱的时期还没结束呢吧。


店里穿着风衣的男人气场有点阴沉,嘴角有若有若无的笑,目光莫名狠辣。

啊,可是说到底都两年了,在这种海螺小姐模式的搞笑番里都过两年了耶,有些模式也要跟着时代一起变化吧。


今天是重逢后和神乐的第一次正式约会。

见面地点难得定在了咖啡厅这种非常适合约会的地方,说起来,两人之前从来没有正经约会过。

总悟早早地到了,早得他自己都不想看时间,完全接受不了自己这个积极心态。结果就造成了对方还没来,他在这边都脑补到脱衣服的顺序了。


这可是犯罪啊冲田总悟你冷静一点。


这么默默告诫着自己,总悟再次抿了一口咖啡。

但是话说回来,两年了,她也该16岁了吧,按照江户的法律这已经不是犯罪了。


“你到的好早阿鲁!”


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但是稚嫩得让总悟有种不详的预感。他回头,看见一只身高到他膝盖的萝莉扛着伞,嘿咻嘿咻地经过自己,嘿咻嘿咻地爬上他对面的位置,嘿咻嘿咻地坐下了……结果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的头顶。


总悟沉默了一下。


不行,这种play果然还是让他有种强烈的犯罪的感觉,这么多年的警察不是白当的。


“抖s我看不见你了阿鲁。”神乐晃着手喊,“吉娃娃你在哪!”

“现在成为吉娃娃的是你自己好不好,白痴。”

总悟看着对面只露出天灵盖,两只小手还在扑棱着的萝莉,莫名觉得赏心悦目。


——不不不这不是萝莉控。


神乐就扒拉着桌子边缘,费力地把脑袋探出桌子,刚好就看到总悟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总觉得,这个角度的抖s好像挺……

神乐一愣,心想还好小朋友的脸天生都是粉嫩嫩的,不会被他看出什么端倪。


咳咳,当然本来就没有什么端倪阿鲁!


“我不是故意这样来见你的,”她干脆站在座椅上,总算不用那么费力地仰着头看他了,“就是……走在路上不小心就这样了阿鲁。”

“知道了,”总悟心想这样反而好一些,不然那个前凸后翘的妹子走进来,不自在的反而会变成他自己,“那,小孩子不能喝咖啡。”

他把神乐面前的咖啡拉到自己身边来:“走吧,我们去一些小孩子能去的地方。”


2

和萝莉约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总悟朝前走了两步——

“抖s等等我阿鲁!”

身后的萝莉嘿咻嘿咻地追上来。

冲田低头看着她一蹦一蹦的跑步姿势,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没过多久,总悟又忘记调整步伐——

“都说了抖s你要等等我阿鲁!”

萝莉夜兔又一蹦一蹦地追上来。


和萝莉约会的体验就是分分钟被掰成萝莉控。


总悟干脆蹲下,等她跑过来的时候一把把她抱起,直接让她坐在胳膊肘上,很好,这样走路速度就正常了。

总悟右手撑伞左手抱娃,非常淡定地走在大街上,江户的街道经过两年虽然已经大变样了,但人们八卦的心可不会变。

走过路过差点把他俩盯出个洞。

神乐愣愣地用两只胳膊圈住他的脖子,有点不可思议。


“这是骚扰阿鲁。”

“白痴,这是抱你走路。”总悟瞟了一眼老实坐着的萝莉。

“那就是骚扰。”神乐执拗地说。

总悟下意识:“你这个身板就算想骚扰也没有骚扰价值好不好。”


他这么说完,怀里的重量突然激增,为了不让女朋友掉到地上,总悟立刻松开右手的伞,试图去环住怀里的萝莉。

伞落到地上,总悟感觉手臂一沉,怀里的萝莉也在这瞬间突然变成了——呃,这个……就是有骚扰价值那种身体。

而且很有骚扰价值。


她还坐在他胳膊上,连手臂都老老实实搂着他的脖子,但由于身高原因,不得不低下头看向他,而且距离实在太近了。

神乐怔了怔,脸一红,有一缕头发落到他侧脸,随后滑下去,总悟略略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刚想开口说什么,神乐反应过来就毫不犹豫一脚把他踹飞了。


总悟:???


神乐抱臂环胸看着调整好姿势稳稳落地的男人。目光凌厉:“大庭广众你在骚扰谁呢混蛋!”

“再怎么说我们俩还在谈恋爱你也不能说骚扰吧。”总悟揉了揉手腕。

神乐却忽然扬起下巴:“谁要和你谈恋爱,我都没见过你阿鲁!”

“你说什么?”总悟皱着眉看向她。


但是站在原地的又变成了萝莉。


萝莉眨眨眼,看了看四周目瞪口呆的吃瓜群众,然后走向神情最镇定的人——


“叔叔,你看到我妈咪了吗?”萝莉歪着脑袋冲他咧嘴笑。

总悟瞬间有种想拎着她的脖子让她变回来,有本事来跟他打一架不要躲在萝莉的身体里卖萌。


但是有点奇怪啊……


总悟蹲下来看她,指了指自己:“我是谁?”

萝莉仔细辨认,随后摇头:“不认识阿鲁。”


3

神乐切换年龄的技能不稳定。


虽然这点他也知道,但是没想到这种不稳定还会影响到记忆。

如果真的在床上来这么一回,恐怕就不只是阳x的问题了。

总悟内心默默吐槽,随后继续给萝莉准备饭吃。

为了避免又在大街上引起骚动,干脆把她带回家了,新吧唧那边他也联系上了,对方说立刻赶过来,但电话那头听上去一团糟,不知道在打架还是什么的,鬼晓得什么时候能到。


蛋浇饭摆在桌上,总悟冲她伸出一根手指头:“这是几?猜对了才能吃饭。”

“你是白痴吗阿鲁,这当然是一!”萝莉气哄哄翻了个白眼,随后把蛋浇饭揽到怀里。

“看来常识没有错乱。”总悟做了个总结。

神乐抱着食物大快朵颐,总悟就在旁边观察她。看她吃的差不多了才开始问问题:“你妈是谁?”

神乐看向他。

“就是你刚刚在大街上说的,”总悟解释,“不知道你妈是谁怎么把你送回去。”

神乐点点头,停下吃东西:“妈咪说她是宇宙无敌美少女。”

“还有呢?”总悟心想这种话都听烂了。

“妈咪说去揍一个流氓待会儿就回来,”神乐想了想,“要不叔叔你把我送回去阿鲁,妈咪待会儿就会来接我了。”


等一下。

宇宙无敌美少女?揍一个流氓?


总悟就笑:“喂喂喂,我既然把你带回来了,怎么可能再老实送回去。”

“你要干什么?”神乐护着碗戒备地看他。

“我要吃小孩儿,”总悟继续冲她笑,“吃小孩儿听没听说过,黑手党最喜欢吃小孩儿了。”

“你这个白痴把谁当小孩儿吓呢!”神乐脱口而出。

“哦~”总悟眯起眼。

“我的意思是说!”神乐立马亡羊补牢,“那个……我虽然年纪小,但是你不能把我当小孩看阿鲁!”

总悟托着下巴看她:“为什么?”

“因为妈咪说不能小瞧有梦想的人,”萝莉神乐握拳,“小小的身体也有大大的梦想阿鲁。”

总悟就继续问:“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神乐伸出小手推他:“我的梦想就是你坐到那边去离我远一点阿鲁。”

他干脆在她旁边翘起了腿:“这可是我家,我想坐哪里都可以。”


夜兔天生灵敏的直觉让她往后退了好多,奈何对方不依不饶追上来,一张榻榻米根本不够躲。


神乐开口:“喂喂喂我知道了!其实我的梦想是当警察!叔叔你们警察都会好好照顾小朋友的对不对!”

总悟低头看见萝莉亮闪闪的纯洁无瑕的眼睛。


“当警察啊,”总悟笑,“警察是挺好的,不过叔叔记得刚刚只告诉过你叔叔是黑手党吧,你是怎么知道叔叔是警察呢?”


啊完蛋!说漏嘴了!

神乐紧张,看着对面的家伙越靠越近。


“叔叔以前当警察的时候,审讯犯人可是一流,”总悟轻松把萝莉圈住不能动,好整以暇看着她,“所以不要想着骗我,快,给我变回来。”

“白痴才会变回来啊!”神乐试图继续往后退,“啊对了!你不好奇我的梦想吗阿鲁!”

“梦想救不了你,”总悟把她逼到墙角避无可避,用命令式说道,“变回来。”

“那个,那个,”神乐仍在伺机,“我其实想当科学家,发明那种能把人变大变小的药去拯救柯南。”

“柯南已经有APTX4869了不劳你操心,”总悟接上她的梗,“倒是你快给我变回来。”

“等一下等一下,我其实还有一个梦想阿鲁……”神乐继续挣扎。


“卡古拉酱——!”

门突然被推开了。


墙角两个人一齐看向门口。


穿着万事屋老板的水纹和服的家伙站在门口,姗姗来迟的眼睛君的镜片泛着光。


“新吧唧!”萝莉神乐热泪盈眶。


“冲田君啊,”洞爷湖抽出来,“你要对万事屋的孩子做什么——”

“喂,眼睛仔,是她先变来变去耍我的。”

“谁管你啊——”

“保护孩子过度到不论真相啊,你们万事屋都是变态萝莉控吗。”

“银桑的志向就由我来继承!”

“你蠢吗你们家老板还没去世啊!”


……

………


总、总之能够好好约会真是太好了。

【冲神】久别重逢后把对方干翻在地是铁汉的浪漫

脑洞来自今週の宇宙爆炸甜的认妻神回!

-----


事后想想,神乐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连新吧唧那小子都没认出她来,抖s是怎么发现她的?她自己都感觉“神流”的存在合情合理……

——从地球出发的美少女闯荡宇宙看到更广阔的天地,结识到了各种帅气又强大的男人,经历了一番生死波折之后,最终选择了其中一个,两人结合诞生了神流,于是史上最强女童出现了!

——这么个脑回路超级合理啊有没有!毕竟她这么有魅力,走到哪都会迷倒一片人的!


所以……

神乐想了想,把脚边莫名碍眼的石子踢远了一些。

……搞、搞不好抖s那家伙超级想念她也不一定啊!就是因为特别想念她,所以才在心里各种回忆自己,所以才一见到自己就认出来啦~

哼!一定是这样!愚蠢的地球前男友!


“哦~?”

懒洋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神乐回头,看见穿着风衣的冲田总悟。

啊,话说回来这家伙好像长高了。

总悟看着举伞的少女,嗯,或者不能说是少女,举伞的这位……啧,女性……?

“听说我变成愚蠢的地球前男友了?”他重点强调了“前”这个字。

神乐握住伞柄戒备地看着他:“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阿鲁!不要怪我啊!”

“白痴,这是你自己刚刚碎碎念说出来的。”


总悟朝她走过来,手掌抬起,又慢慢落下,神乐瞪大眼看他,他的手就在半空中顿了顿,接着落在她的眼睛上,半掩着盖住了。

这双晶蓝色眼睛一如既往地剔透,好像离开两年不曾发生任何变化。

好像分别的两年也不存在一样。

阳光从他的指缝窸窸窣窣地落下来,神乐下意识眨了下眼睛,睫毛扫过他的掌心,他才缓缓抽回手,扫过她的刘海,最后停在发顶,揉了揉。

发丝一缕缕落下,回到额头,遮住了她脸上部分红晕。


“咳,不过,我单方面被分手了?”总悟清了清嗓子,“莫非你在外面遇到比我更帅的了?”

神乐立马回过神,报以鄙视的目光:“喂喂喂!比你帅的一大把,还有干嘛把我形容的像负心汉一样阿鲁!”

总悟退后半步:“总之……”

他抽出剑。

“……我是来收拾你这个负心汉的。”

嘴角爬上细微的弧度。

话音一落,就朝她砍了过来,神乐稳稳接住,目光与伞一样凌厉:“都说了我不是负心汉阿鲁!”


两人过了几招,神乐原本还乐在其中,但是渐渐发现口口声声要讨伐负心汉的冲田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缩手缩脚。


“要打架就用尽全力啊!”神乐被他一剑弹开后冲他吼。


神乐飞起一脚正冲上去,忽然发现总悟摊了摊手,直接卸了防御姿势,神乐一愣,却已经来不及收势,被这脚踹上,估计就要被踹飞了。


“讲实话,面对着你胸口一跳一跳的东西我没法好好打啊。”他悠闲地说,“所以要么变回小孩子,要么我给你买个更紧一点的——”

“去——死——啊————”

这脚毫不留情地冲他过去了,总悟就笑着没有反抗,结结实实地接下了这一脚,被踹飞之前,执着地看向她的眼睛,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欢迎回来。”


欢迎回到和愚蠢的地球男友打打杀杀的日子来。


神乐落地,下意识冲向他被踹飞的方向查看,没动两步,却看到他稳稳地站在不远处,明明疼得都扶住肋骨了,还在逞强地耍帅,非要在周围安定下来之后用那种很露骨的思念的眼神看着她。


神乐沉默了片刻:“抖s变成抖m了吗你这混蛋。”


不过……


“我回来了阿鲁。”

她低着头,闷闷地说。


……

…………


半小时后,某女性衣物商店内。

“话说回来,在码头你是怎么认出我的阿鲁?”

“我没有认出你,”总悟冲她温柔灿烂笑,“我原本打算先干掉神流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屁孩再去干掉你和那个罪恶的男人来着哦。”

“………这、这样啊。”

……抖s果然就是抖s阿鲁。

【冲神】恋爱末期还含蓄你妹啊含蓄!

#今日过节,宜吃糖
----

比方说……

将军府与吉原,倾城大夫那次。虽然神乐都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把小拇指上缠着的发丝摘下来的了,可即便后来偶尔想起,那轮近在咫尺的圆月也依然历历在目。
还有,以前在洛阳的时候,爸比还没秃,神威还是个受了委屈爱躲起来哭的小毛孩,一家人都想到地球来。后来,爸比、妈咪、神威,大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结果最后来到地球的只有她一人。

神乐平时不太想这些,银酱说了,年纪大的家伙才喜欢在大晚上回忆过去,小孩子从来都是呼呼大睡,但她今天难得想了很多已经发生的人生大事。

这样说起来……
歌舞伎町这条街道上的人,江户这里的人,地球人,包括从前在一起的亲人们,其实大家都不太擅长对身边的人说肉麻兮兮的话,但行动上从来是实打实的关切。
所以这种含蓄,大概是全宇宙的特产吧?
呃,剔除了那家伙之外的全宇宙。

“神乐啊——”银时敲了敲她的壁橱,“快点睡啊,你翻来覆去的动静把我都吵醒了。”
“知道啦。”她从被子里闷闷地说。
银时一边回自己房间一边纳闷:“奇怪啊居然没有顶嘴……”

然而壁橱里说着要睡觉的神乐仍旧在回忆人生大事,前前后后又理了一遍确认完毕才总算松了口气。
——所以说这样才对嘛。
她有点愤愤不平。
那家伙干嘛要擅自和全宇宙脱轨啊!话说回来管他是脱轨还是出轨还是卧轨自己去作死就好了啊!干嘛非要把她牵扯进来啊混蛋!夜兔是那么好招惹的吗!信不信逼急了她直接杀过去拆了真选组!冲田总悟出来挨打啊!

啊啊啊啊——

神乐痛苦地挠墙,那家伙究竟为什么一定要来问她这个问题啊!

迄今为止大家不都是相安无事过得好好的吗,之前要恋爱的时候,她这边可是不习惯了好长时间呢,等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才发现生活根本被那家伙占领了,自己在无形中已经让步很多,那家伙不怀着感恩的心好好珍惜,居然还要继续向她侵略下去!

但是这样好像也不太对……
神乐心想,一直谈恋爱也确实不太正常,大家好像都是这样的,哦~所以这也算是宇宙特产?
不行不行不行,不能在自己这里给他找借口!
话说回来现在几点了!天亮了吗?这么快?!完蛋了完蛋了她还根本没有考虑好啊!

“没考虑好的话——”
神乐忽然记起昨天傍晚他送自己回万事屋时对她说的话。
“——那就后天再告诉我。”

神乐就问:“后天也考虑不好呢?”
“那就再后天告诉我。”
神乐当时还以为他在开玩笑:“那我就一直考虑不好阿鲁。”
“也不是不可以,”总悟认真想了想,“毕竟你这丫头脑筋转不开,考虑事情很慢我也不是不知道……”
神乐撸起袖子:“你说什么阿鲁,想打架吗?”
“总之我再等你一段时间也不是不可以,”总悟摊手,“嘛,慢慢等,反正我还能活好几十年,时间还长。”

神乐发现自己好像又后知后觉了,他昨天那话的意思岂不就是要把后半辈子栽在她身上了!?

啊所以这家伙是在表白吗?

可他每次表白的方式都这么含蓄吗?既然如此就一如既往地含蓄下去啊!

神乐捂住脸。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地睡了又醒,直到外面天亮,她感觉到光,就从床上爬起来。

结果还是没想出来阿鲁……
昨天还赌气说一定能在第二天告诉他来着。

顶着一头炸毛推开窗,神乐叹了口气。低头时,发现楼下站了一个人。

总悟抬起头看向她,依然很淡定的样子,但双眼下青了一片,明显是黑眼圈。
这家伙昨天也没睡?
不会吧……
神乐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你难道在这里站了一夜阿鲁?”
“那件事情你考虑好了吗?”

两人同时开口。
而且问的都是对方不想回答的问题。
僵持了半天,最后还是总悟揉了揉头发先开了口。

“说我在这里站了一夜估计会很丢人吧,所以你死心吧,我不会承认的,我只会说我是刚好路过,你又刚好开窗。”
“哪有那么多刚好啊,”神乐嘀咕,“不过我这边倒是……”
总悟认真地看向她。
“那个……”神乐清了清嗓子,语气还有些犹豫,“要不,我先答应着吧。”

先答应着的意思是……?

总悟愣了愣:“你还记得我昨天的问题吧?确定没记错吧?”
“干嘛啦死小鬼!不就是问我要不要嫁给你吗!我听的清清楚楚阿鲁!”
神乐一顿,啊,她怎么这么大声地嚷嚷起来了,说好的宇宙特产的含蓄呢,难道说被他带坏了吗?
诶,话说人家在紧张的时候这家伙都在干嘛呢,这莫非是在笑吗……
“——你笑什么笑快给我闭上嘴阿鲁!不要用手遮了我已经看见了阿鲁!不准笑啊啊啊啊啊!”


昨天傍晚,总悟送神乐回万事屋。
“每天送你回去好麻烦啊,”总悟说,“要不嫁给我吧。”
神乐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
“……虽然没有直白地说过,但我其实特别喜欢你。”他轻笑着说,“嫁给我之后,一定会超级幸福的。喂,有没有动心?”